自从2006年中国《可再生能源法》实行之后,可再生能源产业得到了较快发展,但相对于其他新能源生物质能的发展实在有些“半死不活”。笔者在研究之后认为,生物质能需要得到政府更多的支持。

  我国生物质能发展情况

  生物质能可以满足各种形式的能源需求,这是生物质能的一个优势。生物质能是可再生能源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利用方式多样,既可以用来发电,也可以加工成固体成型燃料,还可以转化为多种气体或者液体燃料,储存和运输都比较方便。

  中国生物质能目前主要以农林废弃物为主,2014年农业废弃物主要是农作物秸秆,可利用总量折合标准煤约为4.4亿吨,林业废弃物约为2亿吨标煤,禽畜粪便0.28亿吨标煤,生活垃圾0.12吨标煤,废水废渣0.2亿吨标煤。主要的利用方式有生物质发电,加工转化为固体、气体、液体燃料等。

  目前生物质发电累计装机容量为1423万千瓦,并网约为950万千瓦,主要是农林生物质直燃发电和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其中农林生物质直燃发电核准容量约为840万千瓦,并网容量约为500万千瓦,核准容量占比约为59%,原料是各种农作物秸秆和林业废弃物,主要集中在华中和华东等原料比较丰富的地区。垃圾焚烧发电并网约为424万千瓦,原料以城市生活垃圾为主,主要分布在大中城市周边地区。生物质固体成型燃料主要用于各种锅炉,原料以农作物秸秆和木屑为主,近几年发展速度较快,2014年产量已达700万吨。中国现阶段生物质液体燃料主要有燃料乙醇生物柴油两种,发展速度相对缓慢,产量分别仅为28亿升和11亿升。

  中国生物发电总装机容量位居世界第二位,生物质液体燃料产量位于世界第四位。但相对于能源消费总量,生物质能发展与其他国家相比仍然很缓慢。

生物质发电中国并网装机容量为950万千瓦,美国最多为1610千瓦,德国为880万千瓦。从运行情况来看,国外特别是欧洲国家实现热电联产的比例较高,不仅提高了能源的使用效率,也增加了企业的盈利。在垃圾发电方面,一些国家如日本等的垃圾发电比例已占到垃圾处理量的70%以上,且整体效益较好,对周边环境的影响不大,很少带来相关的社会问题。中国垃圾发电所占比例较低,由于没有实现垃圾分类处理以及技术上的问题,有很多地方垃圾发电厂出现了排放超标的情况,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在生物质液体燃料方面,中国虽位居世界第四位,但与美国和巴西的差距非常大,美国的燃料乙醇生物柴油产量分别为543亿升和47亿升,明显高于中国。从增速来看,即使在低油价的背景下,美国和巴西2014年的增速为3.9%和1.6%,中国则仅增长0.3%。生物质液体燃料现阶段主要还是以粮食作物为主,以纤维素转化乙醇为代表的第二代生物质液体燃料技术上还不成熟,而以微藻为代表的第三代液体燃料还处在研发阶段。但在生物质液体燃料的整体技术水平上,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差距应该不大。

  相对于其他新能源,中国生物质能源发展有其特点。从农林生物质发电来看,美国农业生产主要以规模化种植为主,农业废弃物的收集相对比较方便;而中国农林生物质发电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原料收集,由于农业生产相对比较分散,搜集运输成本较高,对农民来说,考虑到利益最大化,往往将大部分秸秆丢弃或焚烧。垃圾发电更复杂,中国大部分地区还没有真正实行垃圾分类回收,一方面造成了资源浪费,另一方面垃圾中的重金属和有毒物质在焚烧中产生大量有毒气体,使得垃圾发电在很多地区遭到了当地公众的反对而难以发展。

  就生物质液体燃料行业来看,美国巴西都是土地资源较多的国家,具备以粮食为原料发展生物质液体燃料的基础,而中国人多地少的情况决定了不可能发展以粮食作物为主的生物质液体燃料。而第二代和第三代生物质液体燃料在近期规模化生产的可能性不大。近两年能源价格维持在较低的价位,使得物燃料成本不具有优势。

  在一些边际土地上种植能源作物也是全球生物质能发展的方向,而中国的农业基本情况也决定了只能在一些边际土地上推广种植。但是,这些地区往往风能太阳能资源相对比较丰富,且发展风电和光伏短期效益相对较好,因此对能源植物种植的研发和种植的积极性不高,使得能源作物的发展比较缓慢。

  此外,从生物质液体燃料的特点上来看,由于产品的自身特点,没有统一的标准,产品销售存在一定问题。生物质固体成型燃料替代煤炭作为城市锅炉燃料可以有效减少排放,也是治理城市雾霾的一个有效措施。然而,由于煤炭价格较低,且更换锅炉需要一定成本,现阶段还缺少相关的补贴和激励措施,企业的积极性不高。目前农林生物质发电虽然有很多企业亏损,但也有些企业通过科学管理实现了盈利。